上海大学电子版 - 第912期(2018年1月22日) - 第04版:第四版      语音播报
 

萝藦



萝藦:萝藦科,萝藦属 地点:美院西侧


女贞:木犀科,女贞属 地点:各大主干道两侧


无刺枸骨:冬青科,冬青属 地点:南二门荷塘旁等


香樟:樟科,樟属 地点:各大主干道两侧


麦冬:百合科,沿阶草属 地点:道路两旁



  冬日的暖阳让人留恋,同样让人留恋的,是猝不及防遇上的、在阳光里御风飞行的萝藦种子。小的时候起先并不知道这是植物,只是一味地想抓住漂浮在空中的白色伞状细绒。后来寻根溯源,才终于在家门前的一棵桔子树上,找到萝藦这种攀援缠绕的藤蔓及它结出的小小梭状“匣子”,里边还有一小半还未准备好“离家”的种子。外婆说,这是“麻雀巢”———大约种壳大小刚好容纳一只麻雀吧。
  根据唐代陈藏器所著《本草拾遗》中说:“汉高帝用子傅军士金疮,故名斫合子。”又有陈淏子所著《花镜》卷五藤蔓类考记载:“萝藦一名斫合子,人家多种之。三月生苗,蔓延篱垣间,极易繁衍。其根白软,其叶长,而后大前尖,根与茎叶摘之皆有白汁。六七月开小长花如铃状,紫白色。结实长一二寸,大如马兜铃,一头尖,其壳青软,中有白绒及浆。霜后枯裂,则子飞。其子轻薄,亦如兜铃子,土人取其绒作坐褥,以代棉,亦轻暖。”也确有将萝藦做中药使用的例子,但作为吃食,还是省省吧,因为萝藦的白浆是带毒的。
  这种藤本植物极易繁衍,带有膜质边缘的种子一着土,白色绢质的种毛便完成了任务,要么被一起埋进土里,要么卸了“货物”继续它的旅行。那时贪玩的我,特别喜欢收集这成熟了的蓇葖果。运气好的话,会是个刚刚开裂又干燥的果。扒开裂缝,你会看到鳞次栉比的种子,像极了穿山甲的脊背。然后,找个晴朗的天气,一根根抽出种子,看着它们脱离指间,在阳光下泛出绢丝的光泽。自然状态下,它们会排好队散开“降落伞”,一个个以跳跃的姿态飞出匣子。有时一不小心,后面的种子伞开的太早,前边的种子还没被风带走,也会造成交通堵塞,成了一窝蜂的局面。
  城市里,绿化有专人打理,萝藦这种“野草”鲜少能够存活到冬季的,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没能见着它,因此抽屉里保存的“小匣子”也一直不敢拿出来挥霍。直到大一那一年的12月,我在美院广场上揪住一团一闪而过的光,激动之情难以言表,只想说好久不见!终于,第二年晃过苗圃大棚的时候,瞥见了缠绕在钢柱上的心形叶子———原来它躲在这遮风挡雨的温室里。
  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大棚探望这位老朋友,生怕校工们嫌它碍事顺手给除了。还好它挑的是一个废弃的大棚,它就在这一堆废弃的竹篾上肆无忌惮地攀爬、开花。总状式聚伞花序的小星星组成一个个绒球,每片花瓣向内凹陷,顶端向后翻卷,通常带有粉色或是紫色的斑纹。
  夏季过后,花朵们偃旗息鼓。我细细寻找,终于在叶子底下发现了这牛角状的蓇葖果。彼时还是嫩绿色,渐渐地表面的疣状突起开始显现,同时,叶子愈渐衰败。冬至过后,藤蔓上仅剩了等待开裂的果。它在等待某一天,阳光明媚;等待某一天,乘风而去;等待某一天,落雨而生。接着,又是一年轮回。你还可以看到……摄影徐璇,文案朱紫怡,手绘严许雨,资料汤正祺、倪垠佳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斯者已逝 风范长存———缅怀恩师山鸣峰 朱帅
· 心中永存山老师张英姿
· 情深意重 师恩绵绵———深切缅怀山鸣峰老师 郑睿 本文包含图片
· 静候春天花开的时刻刘鑫
· 萝藦 本文包含图片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