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电子版 - 第910期(2018年1月8日) - 第04版:第四版      语音播报
 

街头的美食

吴欢章



  在各种美食佳肴中,我特别喜爱独具地方风味的小吃。在我们中国,有许多各有特色的小吃。譬如北京的杏仁茶,天津的狗不理包子,成都的担担面,昆明的过桥米线,往往成为所在城市的一张名片。在上海各式各样的小吃中,我尤其钟情于绉纱小馄饨、油豆腐细粉汤和生煎馒头这三样东西。回想起来,我同这些美食最初都邂逅于街头。在我数十年来齿颊留香的记忆中,其实也凝聚着一种浓浓的民间情结。
  先说绉纱小馄饨。那是一个夏天,我刚来到上海不久,住在沪西一条小街上。因为要投考高中,我常常不顾炎热温课到深夜。爸爸看我辛苦,常常掏出一点钱给我:“歇一会儿,去吃馄饨吧。”来到街上,静静的,只有街角一个馄钝摊在招徕顾客。摊档不大,一头是炉子,炉上烧着一锅沸水;另一头是木柜,盛着馄饨皮、肉馅和各种佐料;中间架着一张长条木桌,桌前放着两张长凳。摊主是个头发稀疏的中年汉子,他和气地招呼我坐下,给我送上一碗馄钝。汤面撒着翠绿的葱花,浮满薄如轻纱的馄饨,一阵清香扑鼻,我美美地吃了起来。来这里的食客大都是下了夜班的职工,他们边吃边称赞:“老板,你的小馄饨真香,累了一天这也算是一种享受。”摊主一边裹着馄饨一边笑着说:“是嘛,多吃点,多吃点。”“吃了你的小馄饨,回去美美地睡上一觉,明天上班更有劲头。”不断点头道谢的摊主的脸笑成了一朵花。月光如洗,夜风轻拂,听着这些普通人的家长里短,亲言密语,我这碗小馄饨吃得一直香到了心底。
  再说油豆腐细粉汤,那已是我上高中的时候,家也搬到了沪东。每天早晨上学,我总要去街边吃油豆腐细粉汤。摊主是一对老年夫妇。我坐下,老伯伯先把一◆篱细粉放入汤锅浸烫,捞出后倒进碗里,再夹出几个油豆腐和一些香干,最后加上麻油和佐料,一碗美味就来到我面前。见我吃得很香,老伯伯笑眯眯地看着我:“好吃吧?”我点点头。“慢慢吃,慢慢吃。”老伯伯慈爱地说。旁边站着的老妈妈看到我背着书包,就问我:“是上学去吧?读书好,吃饱了好好去读书。”他们简直把我看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我吃完擦擦嘴巴离开,他们总是一再说:“慢慢地,走路当心。明天再来呀!”走了好远,这亲切的话语伴随油豆腐细粉汤的美味仍在我心头回旋不已。
  最后说说生煎馒头。我那时已做了父亲。一个春日的下午,我带儿子逛完城隍庙,走在靠近外滩的一条街上,忽然迎面飘来一阵诱人的香味。原来是一个弄堂口的生煎馒头正在开锅,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招徕顾客。儿子说肚子饿了。也去买点馒头吃吧。我走到摊前递过钱去,老人铲了几只馒头用纸包给我。呵,真漂亮,白白的馒头皮上点缀着葱花和芝麻,馒头底金黄金黄的,一咬满口汤汁,鲜美异常。儿子叫了起来:“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生煎馒头!”我说:“老师傅,手艺不错呀,这生意大概做了好久吧?”老人笑笑:“我原来在一家有名的生煎馒头店掌厨,这东西做了一辈子。做生煎馒头,选料要精,做工要细,火候要恰到好处,讲究多着哩!现在退休了,不舍得这手艺白白荒废掉,就出来摆个小摊子,继续为大家服务。”我顺口说:“您有没有把这手艺传给下一代呢?”“现在的小青年心浮气躁,哪儿肯沉下来学呀!”老人摇摇头,感叹了一声。过了一段时间,我有事到市区,特地绕道去寻找这生煎馒头,不料人去弄口空,只留下那拂之不去的余香供我慢慢回味了。
  这三次街头美食的经历,几十年来一直长留我心。每当吃到这三样小吃,引起的不仅是口腹的快感,更咀嚼出民间百姓那纯朴的风情。有一年我去美国纽约讲学,一日在曼哈顿漫游,满街都是比萨和热狗,引发了我对这些上海小吃的强烈怀念,一股故园情油然而生。现在人们都在说饮食文化,的确,饮食里有文化,我在异国他乡就深深地体会到了它的魅力。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稳中求变“创投人”黎赕 周雪晴 高博 本文包含图片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我与巴林———一场美丽的遇见李美玲 本文包含图片
· 蜡 梅 本文包含图片
· 街头的美食吴欢章
· 转眼已成往事———“挑战杯”赛后窦维维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