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900期(2017年9月25日) - 第04版:第四版      语音播报
 

从“读”到“走”再到“写”

———我的祝福与嘱咐
邓伟志


  祝贺大家走进被称为社会学“中国第一系”①的上大社会学院。走进社会学院是走进高端智库,走进人才高地,是走进治理社会的学海、学渊,但绝不是走进保险箱,而是进到新起点。你们要马上做好艰苦奋斗的思想准备———社会学院是你们的殚精之地、竭虑之所。
  读,阅万卷书;走,行万里路。在网络化的今天,在网上可以把“五洲四海”一网打尽。可是别忘了也有漏网的,而漏网的可能恰恰是必读的。因此,书与网应当交相辉映。
  生于明、兴于清的大画家石涛有句名言:“搜尽奇峰打草稿。”运用到社会学学科,这“奇峰”包括书本与社会实践。而要搜尽奇峰,应该坚持三个结合:学贯中西与走南闯北相结合,坐不窥堂与眼观八面相结合,甘于寂寞与不甘寂寞相结合———甘于寂寞专心读,不甘寂寞走四方。
  为了讲清楚读、走、写三者的关系,实际上还有其他很多元素应该列进去。比较完整的路径应当是:读、走、思、胆→合格的社会学者(写、讲、干),恕我简单地抽象为:读+走→写。读书从上大学到今天的61年,我积攒了24个书架的藏书。因为我是书痴,上海市振兴中华读书指导委员会还给我发过“书香家庭”的奖牌。然而,我买的书只占所读书的少部分,大量地是读借来的书。
  买书、借书是为了读书。读书却是苦差事。当在书中有新发现,会如获至宝,雀跃三尺。但是如果发现书中有矛盾,要判断是非高下,又会搞得自己愁肠百结,睡不好觉。下面谈一些我的读书心得。
  一、读书要有读书精神,要披星戴月,手不释卷。我出过一本书《人比雀儿累》。什么意思?我家门口有康有为与他妻子合植的几棵广玉兰大树。树上的鸟儿天一亮就“喳喳”地争鸣,这时我早已起来看书了。天一暗,鸟儿回到树上叫几声,便开始睡觉,可我的夜工才刚刚开始。我深感自己比雀儿累。古人的悬梁刺股今天不用了,但这种读书的精神必须继承。我主张攻苦食淡,主张物质生活简单化,读书生活复杂化。
  二、读书范围要广,要博览群书。对社会学人来讲,中国的严复、晏阳初、陈翰笙、费孝通、林耀华、胡绳的书都要读,他们几位之间曾有一度观点不一致。正因为不一致,才都要读。西方的孔德、亨廷顿、帕雷托、帕森斯、滕尼斯、吉登斯、哈贝马斯、齐美尔、韦伯的书也要读。读时允许一目十行,但更要强调为了抠一个字眼要“捻断几根鬚”。
  三、读书态度要尊重不同学派。社会学界的功能学派、结构学派、结构功能主义学派的书要读,芝加哥学派、法兰克福学派的书要读,历史学派、未来学派的书也要读。读书是沙里淘金。书中只要有1%正确的成份和合理的元素都要吸取。十全十美的学派是没有的,天下没有无可挑剔的文章。自己采百花酿蜜般创立的学说、学派,感觉是十全十美的,实际上未必,因为“瘌痢头儿子自己的好”。
  还要学非社会界有关的书。中国第一个提出恢复社会学的不是社会学家,是哲学家杜任之。社会学有一百多分支学科,任何大学者也只占有其中几个分支。要做社会学的“T形人才”。其他分支要涉猎,与社会学相关的哲学、史学、法学、政治学也要读一些。研究面窄有窄的好处,但宽中有窄更能成大才。
  四、学而思,尽信书不如无书。多读才能比较、选择。用比较法鉴别真伪,去粗取精,含英咀华,融会贯通。人无不有历史局限性。读书要进得去,出得来。要尊敬任何人而不迷信任何人。对很坏的学人也要尊重其人格,对伟大的学者要拥戴而不盲目迷信,要敢于站在前人肩上创新。
  五、厚积薄发。我把厚积薄发具体地量化为“读写比”:至少是100比1,最好是100以上比1。不足100不下笔。走路(即调查)“不调查没有发言权”已成世界名言。调查是社会学者的拿手好戏。网上调查、问卷调查等方法的调查有信度,但可信度不是最高。我这里强调一下常常被忽略的参与法、访谈法。参与、访谈是艰苦的,要走路。读书是艰苦的脑力劳动,调查则是艰苦的体力劳动。社会学人是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的结合体。
  走,我曾在哀牢山上走,在贺兰山下的沙漠上走,在内蒙大草原上走,在长白山)地上走。哀牢山之路。我们一行三人去不通公路的黄苦聪、黑苦聪的65新寨、66新寨。我历经了马失前蹄,差点坠下悬崖;披荆斩棘穿越密林,被蚂蝗叮咬;拉绳索过激流,战战兢兢跨越一脚踏空便会掉进深渊的铁索桥;四肢着地,爬行于70度陡坡、寸草不生的“猴子路”———是的,我常对友人说,我有些文章是爬出来的。
  再讲参加劳动。我曾在上海各个系统的120多家工厂里劳动过。
  去国外参观。我出国讲学,常向他们提出参观要求,变他们招待的游览为参观访问。多年来,我参观过监狱、戒毒所、同性恋俱乐部、痴呆儿童学校……参观算观察法,实际上是浮光掠影。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人家不可能让我们深入调查。好在浮光掠影也或多或少“掠”了点“影”。我对大人物会见没兴趣,我喜欢与草根接触。老百姓讲话少旁征博引,但实在,少虚套。与我合影的百姓来自于一百四十多个国家,我将出版《与百国百姓在一起》的影集。海外奇观让我有资本讲几句海外奇谈。比如我去过的监狱,不让囚犯穿囚服,刊物由囚犯去办而不审查。进救济站吃饭勿须登记,即使通缉犯在里面吃饭,警察也只能在外面等通缉犯吃饱了出来再抓。心理咨询处不许记录咨询者的电话……对调查的调查。调查不止是一门科学,调查是科学、艺术、作风的综合。如果对当下的调查做一点调查,不难发现有些调查不是调查,是走马观花,是换个房间听汇报。真要了解社会,应当是从走马观花到下马观花,再到下马浇花、栽花。这里我强调一下调查作风。挺胸凸肚,两手插在口袋里,官气十足的提问是很难听到真话的。迈开两腿,卷起双袖,与百姓一起干活,百姓自然会掏心窝子。作风与调查的信度之间有函数关系。作风出可信的数据,可信的数据又会激发社会学人进一步改进调查作风。写作写是思想的表达。多写才能写好。音乐家曲不离口,秀才要笔不离手。社会学人要养成三天不写手发痒的习惯。进校之日就要考虑四年后的毕业论文怎么写。
  写要求新,不新不要硬写。口头上拾人牙慧是羞耻,在论文中拾人牙慧是剽窃。要“出新”必须“推陈”。革故鼎新,青年人要敢于“革故”。包括我今天的老生常谈,也希望你们站出来颠覆。我上面列举的那些大学问家、载入社会学史的大学派,都有瑕疵。马克思讲:“凡人类见树的一切我都要批判。”批判是过滤,不等于全盘否定。
  学术著作不是源,是流。是流,就要不断交流。交流是触类,触类则旁通,嫁接出新品种。从交流、交锋到交融。交锋会产生思想火花。害怕交锋,害怕人家批评,是庸人,是没出息。身经百战,中流击水,迎着批评而上的学人是铁打的,不是纸糊的老虎。过去把学者说得一无是处是荒唐,今天把大学者吹捧为神仙是矫枉过正。交流是商榷。提倡“商榷—对商榷的商榷—对商榷的商榷的商榷……”学者之间要多商榷,少打棍子,少一点斗争,少一点封口,少一点“一锤子定音”。运用肯定否定律,使学术在无穷无尽的商榷中提升。
  写的水平体现在分寸上,要学会把握分寸。有时要开门见山,有时要意在不言中。因时制宜,因地制宜,是唯物,不是学奴,不做风派。
  学者要有学术勇气。抓住真理,所向披靡。有新思想就放开胆量写。肝胆相照,不能有肝无胆。不怕扣帽子,笑看扣帽子。实践是源。理论要勇于接受实践这个源的检验。实践的检验不会是一次性的。如果经过反复检验证明自己确实错了,也不要固执己见,知错就改,向真理低头不是软弱。
  说一千道一万,社会学要创新,要努力改善学术生态环境。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绿水青山,绝不会是一花独放,万紫千红才是青山。要让人下笔如有神,而不要下笔如有“绳”。几句叮咛第一句:有付出必有杰出。要相信“天道”一定会“酬勤”。要相信功夫一定不负有心人。赶快从当今横流的物欲中蹦出来,理想迟早会成为光辉的现实。
  第二句:时不我待。时间逼人,四年只不过是一瞬。放松这四年的学习是缩短学术生命,对不起父母!对不起老师!对不起国家!
  第三句:你们将挑战未来,未来也在检阅你们的挑战。谁能成为排头兵还不知道。你有可能,他也有可能。只有你们身上的汗水,才有本领把你们的可能变成璀璨的现实。
  第四句:自古英雄出少年,不出在我们老年。可是,老年有权利盼望少年成英雄。后生可畏,后生可“慰”,后生可望。胜利在向你们招手!英雄的奖牌迟早会挂在你们胸前!
  注:①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建于1980年,是我国社会学恢复重建后最先成立的,当时为复旦大学分校,后更名、合并到上海大学。
  (本文根据作者在社会学院开学典礼上的讲话改编)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栾 树 本文包含图片
· 海派文化的坚守者 本文包含图片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从“读”到“走”再到“写”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