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900期(2017年9月25日) - 第03版:第三版      语音播报
 

蔡正煌,我校机自学院工业工程专业2013 级学生,2014 年参军,2016 年退伍返校 孟毅,我校经济学院金融专业2011 级学生,2012 年参军,2014 年退伍

在雪域翻山越岭的17 天

今年暑假我和同伴的川藏骑行之旅



图右为作者




  ■蔡正煌
千里川藏线,从成都至拉萨,总长2142km,中间隔着14座山,其中,有12座海拔超过4000米,更有东达、米拉两座大山海拔超过5000米。今年7月,我和伙伴孟毅,7月6日从成都出发,23日雨夜抵达拉萨,历时17天,翻山越岭展开)域之旅,我们以车轮丈量长度,凭骑行完成梦想。
  我们准备的其实也不算充分,甚至说比较仓促。5月份和伙伴约定时就只问了一句:“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走不走?”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就回去各忙各的。以前,不认识,临行前几天,我俩见了个面,由于一些原因把原定于8月份的时候改成7月份。这时候,距离出发不到一个星期,买车,邮寄,购票加买一些装备,讨论行程。我们并没有过多地讨论细节,只是互相鼓励说我们有解决问题的能力。
  7月5日凌晨从虹桥坐火车去成都,7月6日上午11点收到短信,取车,安装,调试,再备一些补给。下午三点,在四川大学望江校区门口出发。之所以选择下午出发,考虑到我从来没有骑行过,第一天从成都至雅安150km的行程会吃不消,就采取这种“笨鸟先飞”的方式,提前半天出发,将长路程划分成两段,到达之后视情况再作打算。
  7月7日中午抵达雅安。雅安这个城市灾后重建十分漂亮,当地人民是相当友好,十分感恩。简单就餐之后再前行,宿于距雅安90km的天全县。基本上这一段路还算平稳,没有大的上下坡。
  从天全县出来翻二郎山,一路都是上坡。伙伴先行一步,而对于我来说,却举步维艰。千里川藏线,天堑二郎山,作为入藏第一关,二郎山并非浪得虚名,当地的说法是“吓死人的二郎山,翻死人的折多山”足可见其艰险。平路骑还好,爬坡对一个没有骑行经验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走走停停,连推都很乏力,但既已成行,又何来退缩的道理。咬咬牙,硬着头皮上了。穿过二郎山隧道至观景台,轻揽远山,婆娑细雨,此情此景,在经历那样一番辛苦之后,别具风情。
  进隧道之前还发生了一些小插曲———伙伴的手机掉了。找了好一会,遇上一位摩旅的好心大哥也帮忙找。最后通了电话,才知道是被另外一伙骑行的朋友捡到了。说来也巧,之前还和这些人一起合影留念过,最后宿于泸定,大渡河旁,两队人把酒言欢。
  泸定至康定勉强能坚持,再行折多塘,却成噩梦。15公里的上坡路,我花了近五六个小时。我忘了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头很痛,腿很酸,恶心乏力,没错,是高原反应的症状。那一晚睡得也很难受,呼吸困难,持续头疼发着低烧,有点像宿醉的感觉。前行路漫漫,这还只是第一座山,我不断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适应的过程,咬咬牙都会挺过去的。所以并没有选择休整。20km上垭口,越往上空气越稀薄,一个个超我而去的骑行者,相互的“加油”声中是内心的羞愧和无奈。
  新都桥和伙伴分道,高原反应严重的我选择搭车去理塘,体能优秀的他继续前行。新都桥至理塘一段要翻越三座4000+海拔的山,还要经过海拔2530的雅江县城,落差大,难度高。曼妙风光是对勇者的犒劳,我等无福消受,听着伙伴描述,就好像在云中行走,十分心动。理塘至巴塘一段180+km,伙伴毅然前行。没信心又不甘心的我想在禾尼乡搭车上垭口再骑。没有结果,耽误不少时间,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上,谢天谢地谢自己,原来我也可以。
  在巴塘休整一天继续前行。入藏之后的路况变得特别差,拿了一张有错误的地图,毫无防备之下再行一座山抵达芒康。从芒康至左贡,160km行程中间隔着三座山。拉乌秀,觉巴险,还有海拔5000+的东达。我先行搭车去左贡,第二天骑车去邦达镇等伙伴。260km三座山,伙伴两天抵达,钢铁之躯,十分钦佩。
  邦达绝对是我们这次旅行的转折点。和伙伴简单交流了一下,我看到了他的“野心”,也因为这两次搭车对自己有些不满,再加上想节省点时间去骑趟青海湖。和伙伴商量之后达成共识:7天950km,玩几天坐火车去西宁,租车环青海湖一圈。
  整装再出发,风雨兼程。130km翻业拉山,下七十二拐;181km过安久拉山到波密;153km走通麦天险至鲁朗;75km过色季拉山下林芝休整半日;230km上林拉公路至松多镇,最后一天188km,雨夜抵达拉萨。原本七天的路程,我们又缩短了一天。伙伴从林芝出来就频繁爆胎停在了工布江达县城,最后一天奔袭300km同日抵达拉萨,川藏行圆满结束。7月27日抵达青海湖展开了为期两天的环湖之旅,360km轻装公路,心驰所往,无欲无求。
  这一路上遇到了很多有趣善良之人,共同书写着平凡但不平庸的故事。过七十二拐宿于吉达乡,遇到两个纯徒步的朋友,一个叫刘波,也当过兵,重装徒步60多天,坚持不搭车;另外一个叫万东,简装流浪。身上一套衣服,背包里一个睡袋,一个防潮垫是全部的行囊,没有手机,只带了2000左右的现金也走了40余天。四个人挤在一个只有两张床的小房间里,丝毫不觉得简陋反而相谈甚欢。伙伴一直说这两个人给我带来很大的改变,见过他们之后我整个人的状态就有很明显的提升。我不否认他们带给我的感触,但除此之外更为重要的,是我明白了西藏有着一种魅力吸引着无数人的向往,每个人带着不同的心情用不同的方式抵达那里总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神秘力量。一路上遇到了很多人,平均年龄在65岁的来自北京的老年车队,68岁从湖南常德独自骑行的老大爷,有些人选择二次、三次地再行川藏线,也有些人前面失败了又从头再来。
  川藏线上大大小小十几个隧道,多半是没有灯的,而我们只带了一个手电,骑行的途中基本上都不在一起,我只能用手机照着车轮前10厘米的距离通过。置身一片黑暗之中,从恐惧到坦然,能够很明显感知到自己内心的变化。在过波密路段102隧道时无灯,后面来了一辆车,我边骑边举左手握拳示意,结果那车真的减速一直照着我出隧道口,最后我竖起大拇指,车主摁了两下喇叭回应,全程没有说一句话,但是十分感动。
  7月20日走通麦,所谓天险不复当年,只留下三座桥成为年代的记忆,临江险路取而代之的是隧道和大桥。我们理解并且感谢现代化建设给我们带来的便利和安全,也同样惋惜那些只有在最险处才能欣赏到的秀丽风光。川藏线一直都在改变,也许若干年之后,再有人驰骋在川藏线的康庄大道,他们会不明白为什么当初会有那么多人那么执着地要走一趟这么没有难度的路。
  一路上包括回来之后有很多人也问我们为什么要走这么一遭。寻找信仰?圣城朝拜?洗涤心灵?找回自我?我觉得都不是很贴切。伙伴是个骑行爱好者,挑战川藏线是他对骑行的执念。至于我,对骑行没有任何经验,选择骑行是综合考虑各方面情况和可行性。当兵的时候,有朋友跟我说,你做了我一直想做的事。这次骑行回来,也有人这么说。其实每个人心中都或多或少有些奇怪的想法,有些人想要浪漫邂逅,有些人渴望杀敌报国,说到底都是对未知世界的一种探索和向往,只是很多人停留在想这个阶段,而我希望成为一个去做的人。
  我很感谢自己,十八九岁的时光奉献给了国家,在二十出头的年纪给了我这么一次经历。感谢父母的理解和支持,感谢伙伴的信任和帮扶,也感谢所有朋友的关怀和厚爱。前行的路没有终点,最吸引我的风光一直在路上。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成绩出来了
· 希望学校多举办这样的国际活动
· 他们这样说……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开阔视野,打开眼界
· Looze 教授:我要开始学汉语了
· 促进中外交流的同时让老外更了解中国
· 讲课的老师真是迷人
· 嘉定校区校警联动确保安全事故零发生
· 在雪域翻山越岭的17 天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