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掠影

孔强新

    期次:第967期   




  熹光悄悄露面,对面的高楼,像涂了层釉,越涂越亮。渐渐的,空中云絮越扯越少,春阳已挂上树梢。元宵节后上班第一天,住宅边停放多日的私家车开走了,留下难得的空间。疫情警报未熄,小区里走动人影杳然。何不见缝插针,晾晒被褥?近午被褥巳爬滿温暖的阳光。忽然,邻近绿化带里传来脆亮的啼鸣:吱哩吱哩,是一只不知名的小鸟,唱的忘情而又欢快。早春二月,春鸟巳经迎春了。是否是好兆头:阴霾即将过去,大地回春了。鸟声渐行渐远,大概又向别处报春去了。啊啊!是报喜去了。
  疫情期间,响应政府号召,宅家为上,偶有要事,才不得不迈开脚步。那天收到邻居微信,说他孙子高中学校不能将远程网络教材寄往外省,托我代收。邻居过春节回余杭老家后,一直困居在那里。
  过了两天,不见教材送来,我便戴上口罩,硬着头皮去附近邮局查询。走到久违的小区大门口,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拿着体温测量器,替进来的居民测量体温。她六十开外,瘦高个儿,戴着眼镜,看上去赢弱又文气。我叫不出她名字,但认识她,是小区的志愿者。自从本市实行垃圾分类,她就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不管刮风下雨,都会在垃圾房前站岗,指导居民正确地投放不同的垃圾。有回一个女青年随手将一包干垃圾扔进湿垃圾桶,没等她去纠错,转身就跑。另一个男志愿者一个箭步冲上去拦住女青年。女青年急着要去上班,吵着要走。只见她和颜悦色批评了女青年几句,然后自己用长柄铁钳拣出那包干垃圾。此事对我印象颇深,她既一丝不苟,又富有人情味,善于处理矛盾,虽然看似微不足道。
  如今,她又开始为小区的疫情防控站岗。也许她曾经是一名教师,为培育桃李而在讲台上染白了鬓发;也许她曾经是个基层干部,兢兢业业干了几十年;也许她曾经是名下岗工人,虽有人生遗憾,但更懂得发挥余热。她是平凡的,是千千万万个不管年迈体弱,不怕疫情风险,在车站码头机场道口,为早日赢得这场抗疫阻击战胜利,不辞辛劳地站岗的缩影。同那些挺身战斗在抗疫一线的白衣天使一样,同日夜奋战在各条防控战线的奉献者一样,不正是我们时代最可爱最值得尊敬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