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第四版
发布日期:2020年3月6日
字体:
放大 缩小 默认

湖北探亲记

许昭诺





  1月19日,我们到达武汉,丈夫弟弟及其一双可爱的儿女,如期接上乘动车由上海抵达汉口火车站的我们。那时,喜庆的节日阖家团圆景象,掩盖了自2019年11月就传出的“未发现人传人”流感疫情,一如我等中国老百姓都不知道,一种谓之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疫情正悄悄肆虐荆楚蔓延九州。
  在丈夫老家原计划半个月的探亲休假模式,因这场突然爆发的疫情,到鄂第二天,就被耄耋老人钟南山告知天下“可人传人”而懵困。第五天,湖北全省陆续封城封道,交通停运。一时人心惶恐,束手无策。原计划2月3日高铁回沪的行程显然不得成行。
  2月14日,当得知鄂当地政府允许在鄂人员凭单位复工证明,办理高速公路自驾通行证,即马不停蹄地办理起健康证明等相关手续,千辛万苦终于在2月17日中午办出了通行证。要知道,为开此通行证,打上海居委会、居住地街道电话无数次,连上海市民热线都惊扰了。
  此次新型冠状肺炎疫情似战争一级响应时期,通行证只有24小时即一天的有效期,当晚,我们披星戴月地在沪蓉、沪陕、合芜、沪武、沪宁等高速公路上渐次飞驰。还好,很顺利。晚上至清晨一路畅通,从来没有过的高速公路景象,只在花桥入沪口花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测体温、检查和填表等。
  11个小时后的2月18日清晨5:15,我们平安抵达申城。丈夫弟弟可谓千里送哥情深深,疫情特殊时期,鄂车牌照均不能进入上海任何小区,只能原路回鄂。
  不过,上海政策严谨而温暖。原以为鄂车牌照不让进城,我胞弟已准备在花桥接我们。当天清晨,花桥警方一路让行,表明鄂车不进上海小区即可。上海柔性政策暖人心,这样以免接我们的我弟弟被隔离14天,这是我最担心的事。
  我的弟弟一直关心我,一早说要从浦东家里开车来,担心我们不能下车买东西,电话里说要为我丈夫弟弟在肯德基买早点,吃好再返程。听说我们要买新鲜猪肉带回湖北,他更要赶来。未到小区在车上的我,自信小区门卫师傅会帮助我,让弟弟别大老远地驾车来。
  果然,小区门卫师傅很热心。在我递他500元请他马上帮我赴市场购买十斤新鲜猪肉时,即刻骑单车买来近12斤湖北当地超市奇缺的新鲜猪肉,还说,上海市场今天便宜,腿肉只要32元/斤。我知道,这要在湖北的当下,50元/斤的新鲜猪肉还紧张呢。
  原路返回湖北的丈夫弟弟很辛苦,可谓亲情大于天,星夜兼程地将我们送回上海,自己再马不停蹄回返,很感动。最终,他于当晚8:44平安到达天门家中,可谓星夜兼程26小时,其间分别在两个服务区各睡了两小觉。真心不容易。
  到上海居家隔离已整整8天,有过在湖北当地物资每三天由志愿者派送一次的经历,更感觉上海的祥和与平安。
  这是一次终身难忘的省亲之旅,也是一次备受关怀的湖北之行。自1月19日路经武汉汉口火车站,再抵丈夫老家天门至今的30多天里,不断有来自亲人、友人、同事等的牵挂和关爱。胞弟一直关切我们所在的湖北天门疫情,第一时间告知上海医院对口天门医院共敌疫魔的好消息,并关切我的心理健康,弟媳还关注湖北快递业务已通,问我们需要什么物资,很温暖;一位82岁的拳友孙阿姨,从年前至我回沪的这一个多月里,她打了四次长途电话,关切我在湖北的动态,很感人;上海大学教师,一位年轻的80后美眉,不时问候我在鄂生活状况,交流她的带娃生活,很温馨;在鄂期间一直牵挂我并知晓我们于2月18日回沪之行程的王老师,回沪出行前她联系我,言19日她将准备一箱苹果送至我家小区门卫处,请志愿者为我拿上楼……还有很多、很多的关爱,均铭记于心。
  在上海,每天清晨要赶赴父母家煮早餐,在湖北,可以睡到自然醒,欲起床时,丈夫和婆婆总说“起来干什么,多睡会儿。”婆婆还常将煎蛋、小圆子等早点端到我房间床前,我说自己盛,她不让。连声谢谢她,老人说“谢什么,家里人……”我带给婆婆的巧克力,她总散给孩子们吃,后来的每年,我就再备一份给她,她仍散给大家。丈夫为老父洗澡,我则帮婆婆洗碗,天伦之乐很温馨。回沪后,丈夫弟弟的女儿微信言:“你们上车一走,我妈都偷偷抹眼泪了,明年再回来聚。……谢谢买的新鲜猪肉,我和弟弟诗杰表示感谢,看到您回来家,忙里忙外洗碗收拾,是个可爱的大美女,充满了文字女神范,明年再相见啦,代问上海外公外婆好。”
  居家隔离第二天,居委会就送来大米、食用油、糖及醋等生活必需品,上海市政府柔性政策也很暖。我不在沪时,哥哥弟弟轮流照顾耄耋之年的父母。回沪后,他们又不断问我需要些什么……弟弟送来新鲜的肉蛋菜及消毒酒精,哥哥送来我急需的心脏病药。
  这些身边的、不在身边的同辈缘、忘年交,都是我生活的雨露和阳光,彼此滋润、相互照耀、共同取暖、并肩前进。疫魔无情,人间有情。
  随旅行箱带上的那些平时未及阅读的《新民晚报》“夜光杯”、《文汇报》“笔会”等美文,成为我被困湖北疫情下的精神食粮。陪老人欢度春节的同时,我的名著听书、文学阅读等精神生活一样也没拉下,更是我经典文化终身学习、自律人生的践行。
  年前,国家未公布新型冠状肺炎疫情时,已在《名著听书》里聆听了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现代著名存在主义文学家阿尔贝·加缪的小说《鼠疫》前14集。故事里,封城、逃离……疫情当前,记者朗贝尔与医生里厄的小我与大我……疫情当道,听书时断时续。近日,终于听完了这部中篇,但书中最后的那段极富哲理的文字:“鼠疫杆菌永远不死不灭,它能沉睡在家具和衣服中历时几十年,它能在房间、地窖、皮箱、手帕和废纸堆中耐心地潜伏守候。也许,有朝一日,人们又遭厄运,或是再来上一次教训,瘟神会再度发动它的鼠群,驱使它们选中一座幸福的城市,作为它们的葬身之地。”一直盘旋心间,感慨历史的惊人相似。加缪预言的那座“幸福之城”这一次是武汉,那下一次呢?
  在新冠病毒肆虐的当下,重温《鼠疫》,让人们思考过往,指问人类自身过失。作一阙《菩萨蛮·御魔》,以记这场来势凶猛至今仍未彻底抵御又令人深刻反思的全球公共卫生危难。
  《菩萨蛮·御魔》许昭诺荊楚呜呜降魔凄,白衣赴死逆行急。
  海陆空援汉,举国铿锵战。
  青山邀明月,九州寓康宁。
  何时御瘟神,长思将无疾。在鄂疫情期间,密切关注疫情的同时,在随身带来的笔记本电脑上,编辑归类我历年来创作的近300首唐诗宋词的图文归档工作,还写就了一篇论文《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期关爱老人及其心理疏导浅谈》,将由上海大学老龄工作理论研究会报送上海市。原计划拟写的那篇《上海老公园改建造福老人》,因为这场疫情,让我临时改题,活在当下、关切当下。
  现如今,正自觉地在家隔离14天。冬天已去,迎接我们的,将是春暖花开的灿烂阳光。

版权所有:上海大学 在线投稿 
联系电话:02166132951  邮箱:66132951@department.shu.edu.cn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京ICP备1201943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