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900期(2017年9月25日) - 第01版:第一版      语音播报
 

“我做的是互联网+ ,不是律所”

—————访彩虹律师网(上海九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上大校友黄俊源 记者沈建梅





  彩虹律师网是中小微企业的在线法务部,专门做一个企业级服务领域的细分市场,基于云端的在线法务服务,区别于一般律所,是做法务基础工作。但从互联网的角度来说,相当于一个上游级的入口。
  在2B企业级服务如日中天当下,他之所以选择互联网法律创业,是看到了法律领域的延展性和渗透性,可以轻松抬高和降低入口。
  更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蓝海市场。在欧美70%的企业都有法务部门或法律顾问。尤其是美国,全民法律意识很高,且每个地区的税收都不一样,一不小心就可能触动了什么法律法规,需要律师、法务团队去解决问题。但在中国99%的企业没有法律顾问,95%的企业没有法务部。可是中美的中小企业的基数是一致的,美国3000万家,中国2500万家。黄俊源要做的,不仅仅偏向互联网+法律,还偏向2B的企业服务领域。企业服务又是未来一个最大的风口,而且互联网+法律+企业服务合起来又是一件正能量满满的事情,可以帮助企业规避法律风险,使其得到政府扶持。
  黄俊源想到创办彩虹律师网也不是突发奇想,他通过分析和评测,看到了广阔的市场,但这也有赖于他身备法律领域、投资银行、互联网运营三重背景。
  他的父亲就从事法律行业,从小受父亲熏陶,对法律很感兴趣。他在上海大学悉尼工商学院学习国际商务与金融专业时还双修张秀全教授的法律课,这使得他具备很扎实的律法基础。从悉商毕业以后,他在一家投行工作,担任项目经理。做了两年之后,他选择进入一个属于上海的互联网时代。当时还是盛大、九城、网易争霸的时代,之后整整三年他都在久游网参与运营RPG休闲类网络游戏,在这家游戏公司快要在日本上市的时候不幸遇到了商战而上市搁浅。之后他加入戴德梁行担任资本市场业务高级BD经理,又遇上了2008年的金融风暴,他说:“那时候没人去香港上市,整个资本市场停滞了,于是我失业了,是时代逼我创业。”
  互联网是他的强项,法律是他的爱好,所以这个事他能做。有了想法就要组团,但黄俊源心里也有自己的一把算盘,他认为团队搭太早了,对价关系太高,越是要引入牛逼的人才,付出的代价就越高。如果找不到一个有使命感和认同感的人去做这件事情,那么宁愿不找,也不要将就。
  目前他们公司三个合伙人就是个非常互补的团队,他学的商科,还会法律,有十年互联网工作经验。而另外一个创始人Amiee,是上海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在市场和渠道方面非常厉害,是IT时装上海市场部的主管,又是科通上海的年度银牌销售。还有一个是专业律师杨盛欢,华东政法学院毕业,同时也是很多家企业的法律顾问。杨盛欢加入他们时,彩虹律师已经有一定的市场规模了,至少在上海小圈子里已经小有名气,并且获得了薛蛮子上海基金的种子天使投资。未来引进CTO的时候,也会是公司快速发展的最佳时机,从而获得最优的股权结构。黄俊源说:“这是一个博弈,找团队的时候不要太早找,太早找可能付出的成本会比较大。”而现在公司的股权结构在黄俊源看来就很合理,他自己负责产品、运营和战略,杨盛欢负责专业法务部,Amiee负责对外开拓市场渠道,是一个优势互补亲密无间的两男一女团队。
  其实在创办彩虹律师之前,黄俊源有一次“半创业”的经历,2010年之后赶上创业大潮,他做了一个最早的O2O房产的尝试,就像现在的链家一样,黄俊源当时是没有股份的,就是参与创业团队,担任运营总监,有一个期权。做了一年,整个线下体制都搭建完毕了,当时上海有32家加盟店,黄俊源是做互联网的,他要从互联网的角度去颠覆传统行业。但是线上部分,他的合伙人老板是传统实业家出身。
  “传统的实业家做互联网必死,这句话我总结了很多次。”黄俊源深有感触地表示传统实业家去做互联网,利字当头,但互联网思维讲的是规模营销,一是规模,二是入口,三是垄断,所以经营理念和商业设计是完全不一样的。
  传统实业家没有互联网思维,而黄俊源又无法改变他的老板,他最终选择辞职,一个创业的想法在他心中诞生了:与其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中,还不如自己去掌握命运。
  之后的两年他就跑步锻炼身体,不去找工作,整日埋头研究自己到底适合哪个行业。因为他觉得创业不是脑袋一拍,差不多就能去做,他认为如果要去做一件事,那就一定要做成功。要做成一件事,就肯定要做细分市场,第一要有门槛,不是人人就能做的;第二如果做的话,要有颠覆性和革命性,哪怕一开始不被看好,只要在欧美有比较成熟的领域,在中国就一定会成功。(下转第二版)黄俊源,1999年进入上海大学悉尼工商学院,学习国际商务与金融专业,现任彩虹律师网(上海九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黄俊源2003年毕业后在九汇投资(新中欧创投)工作,2005年开始接触互联网,至2008年都在久游网担任企画部经理。此后在立好信房屋、戴德梁行等公司任职管理层。最终在2013年9月,兼备互联网运营、投资银行、法律领域三重背景的黄俊源,注册了属于自己的公司。
  -----------------转版-----------------
  (上接第一版)在2013年的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发现目前中国的法律需求很旺盛,但是法律服务性价比跟不上,急需市场补充,他从中看到了商机。
  创业当然不可能都是一帆风顺的,还是遇到过很多困难的。
  最困难的时候公司账上只有188块钱,就是在他获得薛蛮子基金之前,为了渡过难关,他和Amiee把个人所有的银行卡能借的、能提取的都提光,然后给员工发工资,吃大餐,年终双薪照发。他知道他一定要抗住,如果年底去签投资方,就会把公司的估值压得很低,所以他宁愿自己贴钱,也不愿意接受低价投资,因为他相信后面一定会有人投他的。
  投资人薛蛮子在决定投资前问了黄俊源一个问题:你是律师还是互联网人?他说他是正宗的互联网人。薛蛮子笑了:“你要是律师我就不投了,我不差律师朋友。”任何一个商业模式最终都是要有盈利的,薛蛮子的投资目标就是要盈利。2016年初,彩虹律师通过免费试盘模式,合作了300多家企业,签约50多个园区,终于在这个市场上站住脚,开始盈利。到了2017年的三月份,就敲定了第二轮晟初资本的融资800万。逐步走上了正轨,之前的准备都是在跑道上滑行,接下来就是起飞了。此轮融资完成后,彩虹律师将大力布局上海、南京、杭州市场,目标是于2018年实现服务长江三角洲超过30万家企业。黄俊源告诉我们,他的理念就是拿到钱就把钱花出去,千万别存银行,要用钱把公司做得更值钱。他还告诉我们今年年底他准备做第三轮融资,预计这样就可以跟北京的对手开始PK。他的竞争对手只定位了北京的“快法务”。因为“快法务”的老板和他一样,十年前都是做网络游戏,当时就是对手,现在又在一起了,其他律师出来做互联网法律平台的,他们的产品不要看,因为他们没有互联网的思维。
  “咱们蒙头往前跑就可以了,看着前面的‘快法务’,别跑丢了。”黄俊源对于自己公司未来的发展是很有自信的,他的竞争对手虽然是B轮拿到融资,但所占的市场份额都不到1%。他也很相信自己公司的实力,“有些对手出来模仿我们产品,他绝对模仿不了我的产品迭代,也模仿不了我的SaaS平台,这些产品和战略他们是想像不出来的,所以我非常有自信。”他认为彩虹律师的挑战是需要产品迭代,不断植入下一代新技术,超越自己。
  在CEO的定位上,黄俊源认为CEO就是公司的一号销售员,创业必须要看市场的反馈如何,但可以不看资本市场的反馈,因为99%的投资人都是否定你的,只有1%的投资人认可你,但你一定要在乎客户反馈。公司初创时,遵循的原则就是CEO不要躲在办公室,要到一线去,彩虹律师的产品总监也是他,只有充分适用市场的产品才会获得突破。他开玩笑地说,从小别人就说他有两个加引号的优点:一是“NoFace”,二是“盲目自信”。哪怕到了很困难的时候他都没想过失败。他认为如果创业,就没有什么二次创业,或是重复创业者,那叫做重复失败者,做了一件事,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成功的,但前提是要找一个有竞争门槛的领域。认准一个领域,那就坚持下去,他没想过会失败。
  “创业的时候,不要去看后面的人怎么追,也不要看前面跑的多快,找一个参照就可以了,因为奋斗总要有目标,其余的时间就自己埋头做事,不是闭门造车,埋头做事就是自己不断地迭代和优化。”
  关于大学生的职业发展,他用自己的切身体会给即将要毕业的同学提出建议,一个企业最需要的是员工的忠诚度。他在2013年早期的时候,用的全是上大的团队,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被他一手培养起来。可是年轻人虽然有的是时间成本,但都不愿意花时间去和一个优秀的团队共同成长,不愿意去赌一张牌,不愿意和公司一起发展甚至只是一年的时间,只想去待遇好的五百强公司。后来上海商校和上海理工的团队加入了他们,用整整一年努力,达到独当一面。黄俊源表示这就是对企业的忠诚,哪怕他们能力上比华政和上大的差一点,只要他们不犯重大错误,他们就是Teamleader,因为他们在这个公司刚起步时立下了汗马功劳。
  “一个公司的发展第一考验就是忠诚度,第二是归属感,第三才是能力。能力大上天是没有用的,没有在公司发展最困难的时候作为团队成员,怎么可能在公司起飞的时候搭上顺风车?”
  采访的最后,黄俊源坦言非常感谢悉尼工商学院,他很喜欢悉商培养全科商业人才的教学模式,培养他财务、金融、管理等多方面技能。他说“作为一个悉商毕业的孩子,我还是蛮骄傲的。”
  他也很感谢上大的那些良师益友,“从15年第一次路演个人项目开始,帅萍教授、张勇教授,就一直很支持我的项目,认为项目能成功。然后在我很困难的时候,给我引入资源,指点江山。尤其帅老师帮了我很多忙,所以我有什么问题都会请教她,直到现在也终于海阔天空了。”
  黄俊源认为创业期间其实是辛酸多过成就的,霓虹背后有血泪,高楼背后有阴影。“你们看到了很多光鲜的一面,其实背后付出的代价是很高的。以至于后来别人问我是否建议创业,我是反对的。其实是建议不在没有准备和家人支持的情况下创业。”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我做的是互联网+ ,不是律所” 本文包含图片
· “陈家泠艺术大展”在国家博物馆开幕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上海第十一届参事国是论坛在我校举行
· 上海大学 入选一流学科建设高校
· 为艺术传承共同努力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