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894期(2017年6月12日) - 第04版:第四版      语音播报
 

藏域学子,大爱无垠

———赴西藏看望我校在役士兵记行 赵 俊



作者与吴行(中)及其部队领导合影


  5月24日,是我参加宝山区武装部组织赴西藏林芝看望我校在役士兵的启程日。飞机降落在重庆,等候转机的20个小时中,各种心绪交织。既有即将看到那6位上大学子的欣喜和激动,也有对于高原雪域严酷气候的忐忑。25日拂晓,登上飞往林芝米林机场的班机。2个小时的繁杂思绪后,望着腰环无暇云带的群山,我终于踏上了海拔近2800米的西藏林芝。人仿佛踩在云端没有了着力点,努力呼吸着清冽的氧气,头部丝丝的刺痛告诉我,高原反应在欢迎我。略略平复呼吸后坐上车,40分钟后来到了林芝市八一镇某部队驻地。
  驻地背山而建,材料学院吴行同学已在营房门口翘首等待。当我艰辛地翻过30米的上坡路,他已飞奔上来不由分说给了气喘如牛的我一个大大的熊抱!这还是不到一年前那个斯斯文文的吴行吗?细细端详,没有意想中的高原红,但壮实了很多。踏进营房,连领导热情接待了我,对吴行的表现赞不绝口,直夸“大学生兵就是不一样,上海大学的孩子好样的”!从吴行口中,我欣喜地得知大四毕业班入伍的他,已经决定留在部队发展。他告诉我,他已经爱上了这片纯洁的)域藏土,爱上了阳刚绿色的军营,将选择军人作为自己神圣的职业。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不经意间匆匆而逝,临别留影后,在吴行目送下,我不舍地走出营区。回眸中,依稀看到他仍然在山腰眺望……部队有军需运输车从林芝八一镇前往波密县扎木镇,刚好是我此行的第二站。第一次坐上部队的东风大卡车,新奇之余有点小兴奋。两地相距一百余公里,盘算着午饭后就能见到扎木镇的4个孩子了吧?开车的小战士如遇到火星人般望着我,说:“西藏一般都是走环山公路,我车技好,8小时就能到!”我无语,险些晕倒在座位上。
  一路环山而上,高耸的山、洁白的峰,处处经幡随风飘摆。牛羊在草坡上悠闲地啃食青草,沿途景色美不胜收。不由感叹林芝真美!不知不觉中,晕眩感毫无征兆地袭来,胸口好似压上大石,且越来越重。双耳轰鸣,后脑犹如被千百钢针刺入并慢慢搅动……小战士告诉我,我们正在接近此行必经的色季拉山峰,不算太高,“只有”4720米!我努力咧开嘴向小战士报以“微笑”。不断地深呼吸,抗拒着随时到来的晕厥……不知过了多久,军车缓缓停下。我努力撑开沉重的眼帘,入目的是一个震撼的冰)世界。小战士推开车门,凛冽寒风灌入,倒让我清醒了不少。“下去看看吧,内陆可没有这个景!”在小战士的热情邀请和小心搀扶下,我虚弱地踩上了覆盖着40公分积)的地面。环顾四周,圣洁的)山傲立,肆意张扬着藏域特有的粗犷与磅礴。寒风中,高原反应到达了极致———)域高原向你展现出她奇美无比的容颜时,也会给予你的躯体严峻的挑战和磨砺!
  “首长,你看那个山峰,上面驻扎着一支通信部队。他们长年与世隔绝,是藏区条件最艰苦的驻地之一。”顶着呼啸的狂风,小战士在我耳旁大声说道。我费力地转过头,望着那个被皑皑白)覆盖的峰峦,久久无语。心中默想,幸好我们的孩子们没有驻扎在如此艰苦的地方!诚然,作为一名人民武装工作人员,这样的想法显得有些狭隘,但作为一个男孩的父亲,这是我彼刻真实的心灵写照。用尽全身的力气,我站直身躯,向着那片与世隔绝的)峰,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8小时的颠簸后,终于来到扎木镇陆军某部驻地。虽然已经是傍晚7点,但由于藏区的高纬度,日照依然充足。简单的晚饭后,终于见到了生命学院柳家康,计算机学院潘路平、姚天宏,环化学院石相。孩子们完全变了样。一个个雄赳赳,走路虎虎生风,个个标准的纯爷们!座谈会上,4名战士面对母校亲人,个个真情流露。部队领导介绍了驻地和营区的简况,逐个点评了他们的学习和训练情况。朴实的言语中满满都是肯定与夸赞,让我欣慰不已。我带去了母校领导和师生的浓浓牵挂与谆谆嘱托,渐渐平复心情的孩子们汇报了自己的心声。当年他们或是因为对于绿色军营的无比向往,或是希望通过入伍改变自己的人生,但无论当时是什么样的出发点,现在他们已经深深爱上了部队、爱上了这片纯净疆土。他们绝对无悔于当年的选择:“我们立志不忘初心,再接再厉,服务藏区,矢志报国,将上大精神深深烙印于脚下的土地!”这是他们掷地有声的承诺。怀着由衷的敬意,我诚挚地感谢部队将我们的孩子培养、锻铸成了铁骨男儿!部队领导爽朗地大笑道:“上大的兵都是好样的,能来多少我就要多少!”
  夜晚,枕着雅鲁藏布江的涛声,体味着顽强的高原反应,我久久不能入眠。下一站是墨脱县背崩乡。扎木镇驻军领导提醒我:“墨脱县是全国最后一个开通公路的县城,靠近中印边境。林芝已经进入了雨季,此行114公里纯泥土道路的行程,一路上滚石、泥石流和道路塌方防不胜防,堪称一条死亡公路,要慎重考虑呀!”然而,我去意坚决,因为那里还有一个孩子———材料学院的李文博。
  西藏的第一缕阳光总是姗姗来迟。收拾行装,踏着晨露,告别驻军领导,我将开始新的一段路程。回望扎木镇,我心中默念,暂别了孩子们,母校等待你们凯旋而归!
  次仁是个憨厚的藏族同胞,娴熟地操控着他那辆八缸丰田越野车载我前往墨脱。他很健谈,操着浓重藏域口音的普通话一路与我交谈。藏普标志性的语言结构是形容词后面加上“得(de)很(hèn)”,听上去非常有喜感。“汉人兄弟,牛B得很,雨季敢去墨脱!”“你放心,我开车安全得很。”“兄弟,你是武装部去看当兵的?你们上海重视得很!”“上海的大学生到我们这里来当兵,了不起得很!”“知道吗,我也当过兵,遇到你我开心得很!”……边聊天,我们边向仅有700米海拔的墨脱前行。一路风景如画,美不胜收。当高原反应慢慢消失后,我欣赏着窗外的景色。如果没有天际一晃而逝的)峰,没有沿途藏域风情的屋舍,没有那随处飘逸的经幡,我恍佛穿越在武夷山的青山绿水间。
  美景虽好,但行路实为艰难。世人常言蜀道之难,今日才知藏路之险。盘山泥路宽仅容一车通行,坑洼不平无比颠簸;一边倚山,一边是深深的悬崖;“之”字形山路,每前行十数米,便是一个近180度的回头弯;泥路浸雨极滑,下坡急刹车刺耳,上坡引擎声轰鸣。一路上,见到坠落事故的残骸,车头冲下静默地扎在路边,也看到悬崖那侧路边简易隔离墩一段段被撞开的缺口。
  聊天是减轻晕车和克服心悸的有效方法。闲谈中,次仁告诉我,藏区在大规模开发旅游业前,很少有汉人,解放军是他们了解汉族同胞的主要窗口。在他的记忆中,抵御外敌有他们,站岗戍边有他们,帮助生产有他们,抗)救灾也有他们。因此藏人知道,汉族同胞是他们的兄弟,汉人解放军更是好样的。我们可爱的人民子弟兵啊,不仅构筑了浓浓的军民情,更维系了民族之间深厚的友谊,使藏人和汉人成了心连心的好兄弟!
  6个小时后,沾满泥浆的越野车喘息着驶入了墨脱县县城。县城距我们的目的地背崩乡还有20公里的路程。由于全是崎岖狭窄的盘山乡间土路,路况极差,天好也需要3个多小时车程。这时雨越下越大,次仁脸色凝重地说:“兄弟,雨太大了,路上危险得很,遇到塌方和泥石流就完了。”“那里还有个孩子在等我,次仁兄弟,我们尽量走走看,可好?”在我的坚持下,次仁默默点了点头。
  越野车再次轰鸣着驶出县城。次仁不再开口说话,眼睛紧盯前方,神色间尽是抹不去的凝重。忽的,次仁果断踩下了刹车。“相信我,兄弟,这路不能再走了,我感觉很快就会出事了!”果然,10分钟后,前方不远处的山体上,一大股泥浆滚滚而下,漫过狭窄的土路向山下滑落。“兄弟,我们是幸运的。现在这个路没有十天半个月是根本修不好的,回县城吧。”次仁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调头驶回县城。我扭过头望着背崩乡的方向,看着崩塌的道路,徒呼奈何!
  “次仁兄弟,县城有没有驻军?”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次仁说有,并很快将我送到那里。我向驻军说明情况,希望借用他们的军用通讯和背崩乡驻地的李文博通话。驻地领导了解了我的来意后,非常感动,握着我的手豪爽地说:“欢迎你,远来的客人。感谢你能来看望士兵!我们有视频会议系统,用那个!但是不能拍照,包涵!”
  短短数分钟,会议室里视频信号连接完毕。李文博坐在镜头那端,小伙子比以前精瘦了,也神气了。从部队生活和训练情况,到母校的老师同学,我们聊了很多。半个小时匆匆过去,我们到了暂别的时候。再次叮嘱他好好训练、注意身体,迈出会议室的一瞬,我回过头去,大屏幕静止的画面上,依然是李文博挺拔的身躯和标准的军礼。
  离开军营时,手机响起,李文博用微信发来了请战友帮忙拍摄的戎装照片。我明白,李文博想念母校、老师同学,也希望让母校的领导、老师和同学能看到他。“母校将以你们为荣!”我回复道。
  从西藏回来后,我久久才能动笔,因为有太多的心灵触动。落笔后,感觉像是一篇游记。没错,那是我的一次心灵之旅。此行,没有进入任何一个景点,但最美的风景都在路上。虽然没有听到上大学子感天动地的光荣事迹,然而无垠大爱都在240天的服役经历中。
  孩子们,你们是携笔从戎的天骄,你们是传播友谊的使者。你们,在遥远的藏区诠释上海大学的精神和气质;你们,是上海大学可爱又可敬的子弟兵!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绶 草 本文包含图片
· 合 欢 本文包含图片
· 你还可以看到…… 本文包含图片
· 再读《谁动了我的奶酪》有感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中华魂,上大人 本文包含图片
· 藏域学子,大爱无垠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